研究分享:金融分权、地方官员激励与企业创新投入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31日        点击数量:408

作者:郑威,陆远权

原文刊于《研究与发展管理》2018年第5期

 

写作缘起

       当前,中国经济进入了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层次阶段,增强本土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是中国现下乃至今后较长时期调整产业结构和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中心环节。然而,创新投入不足严重制约了中国本土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现有研究从政府政策、创新资源配置、企业性质、知识产权制度等方面归纳了影响企业创新投入的系列因素,而忽略了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金融分权”这一特殊现象,即中国金融体系管理已呈现出由中央集权逐步向地方分权化的显著趋势。金融分权客观上赋予了中国地方政府介入金融市场的广泛权力,一方面为地方官员的偏向性投资行为提供了制度条件,强化了地方官员的晋升激励;另一方面则通过扩大地方金融市场的套利空间,强化了地方官员的寻租激励。金融市场作为企业创新活动外源融资的主要平台,地方政府对金融市场的干预和控制势必会对企业创新投入产生重要影响。因此,本研究基于中国金融发展和管理逐步由中央集权向地方分权化的典型事实,从地方官员激励的视角考察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内在机理及影响效应。

 

核心内容

       本研究从地方官员激励(晋升激励与寻租激励)视角,实证考察了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并探讨了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效应在不同特征企业中的差异性。实证结果显示:金融分权和地方官员激励均显著抑制了企业创新投入;金融分权通过强化地方官员激励抑制了企业创新投入;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抑制效应存在显著的企业差异。

     (1)金融分权会削弱市场机制对金融资源的优化配置功能,从而对辖区内企业的技术创新活动产生负面影响。一方面,地方政府对金融活动施加的一系列强制干预措施,造成地方金融体系的政府管制与垄断特征较为突出,导致企业创新面临严峻的融资约束与信贷垄断;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对金融资源误置会产生大量不良债务并通过与金融部门的资金链关系转变为金融机构不良资产,降低了金融市场对企业创新活动的风险分担能力。

     (2)政治层面的晋升激励和私利层面的寻租激励,均会影响辖区内企业创新活动。一方面,为了获得晋升博弈优势,地方官员对于生产性项目具有强烈的行为偏好,并通过控制金融资源分配将该投资偏好施加在企业身上,由此造成企业创新投入锐减;另一方面,地方官员寻租腐败会导致企业寻租成本增加,对企业创新投入产生“挤出效应”,企业开展寻租活动还会将企业资源配置到非生产性领域而不是创新活动领域,又对企业创新活动产生“替代效应”。

     (3)金融分权赋予了地方政府干预金融市场的广泛权力,客观上强化了地方官员的晋升激励与寻租激励,可能会加剧地方官员激励对企业创新投入的抑制效应。一方面,金融分权为地方官员广泛地干预信贷决策和管制资本项目并进行偏向性投资行为提供了制度条件,客观上强化了地方官员的晋升激励,抑制了企业创新投入;另一方面,金融分权扩大了地方金融市场的套利空间,地方官员通过寻租腐败活动为企业提供政策庇护、税收优惠以及融资便利,“寻租”关联会挤占企业的经济资源构成,进而抑制企业创新投入。

     (4)具有较大规模或较好绩效的企业,可以适当缓解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抑制效应。一方面,规模越大的企业其承担的研发经费投入越多,企业通过大范围的研发活动可以消化创新过程中失败的研发项目,并借助创新研发带来的产品竞争优势进一步激励企业增加创新投入;另一方面,经济绩效较好的企业有能力采用更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以及投入更多的科技人员,为企业进行创新活动提供必要条件,而企业创新活动产出所带来较高的经济绩效又会激励企业增加创新投入。

 

研究贡献

       在理论方面,将政治晋升锦标赛理论与寻租理论纳入地方官员激励研究中,以晋升激励与寻租激励作为地方官员激励的两个层面,从地方官员激励视角论述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作用机理,试图为金融分权与企业创新投入的内在联系提供新的理论解释。

       在实践方面,基于中国金融发展和管理逐步由中央集权向地方分权化的典型事实, 运用交互作用模型实证检验了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效应及其内在机制,并探讨了该效应在不同特征企业中的差异性,试图为企业规避金融分权的创新抑制效应以及不同特征企业创新投入决策提供经验证据。

 

未来展望

       本研究讨论了金融分权对不同规模、不同绩效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差异性,未来研究可以将金融分权对不同特征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效应,扩展到不同企业性质、企业研发强度或分行业企业中去;同时,可以将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的影响研究延伸到企业创新效率方面,进一步探讨金融分权对企业创新效率的作用机理与影响效果。